您现在的位置: 上饶新闻在线 > 精神文明 >
刘禹锡的豪气
时间:2020-08-08 21:00 来源: 作者:admin666

  □张向前

  自称“家在荥上,籍占洛阳”的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,辗转漂泊了一生,最终回归故里,安息在荥阳东部的檀山原上。

  34岁之前,刘禹锡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。写诗,士林高誉;考试,进士及第;仕途,有人欣赏提携。可惜,花无百日红……

  一

  素有革除弊政之志的王叔文、王伾等人,受到唐顺宗的信任进入权力中枢之后,刘禹锡的才华志向也受到了王叔文的器重,遂被委以重任。由于王叔文等人的新政举措触犯了藩镇、宦官等的利益,很快遭到了保守势力的反扑,刘禹锡也被保守派视为异己。

  在史上著名的“二王八司马”被贬案中,王伾被贬为开州司马病死,王叔文被贬为渝州司马后又被赐死。刘禹锡与柳宗元等八人先被贬为远州刺史,随即加贬为远州司马……刘禹锡啥也没说,携带简单的行囊就上路了。尽管前途未卜,他还是按朝廷要求去往他乡。人走了,事却并没有完。途到荆南,朝中有人吹风:对刘禹锡等人的处罚有点轻了!

  于是,正在赶路的刘禹锡稀里糊涂又被加贬为连州刺史。朝廷还有人不依不饶,接着把他续贬为朗州司马。越贬越偏远,纵是天涯又何妨!刘禹锡依然风一程雨一程地奔向目的地。

  在郞州任上,刘禹锡励精图治,使百姓逐渐过上了安定的生活。飒飒秋风中,与刺史窦常饮酒的刘禹锡,想起离世的朋友、频繁的人事代谢,不由得感慨万千。天高地远,悲凉心境触发了他的诗情:

  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

  短短的28个字,气贯长虹,千古铿然。

  二

  刘禹锡再次被贬谪,是走了玄都观“桃花”的背运。

  贬谪十年,奉诏还京不久的刘禹锡,一日与柳宗元、白居易、元稹等相携前往玄都观看桃花。达官显贵,仕林新秀,人群熙攘,市声喧喧。高谈阔论间,夹杂着一些庸俗而粗鄙的话题。刘禹锡触景生情:玄都观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去后栽。

  “浮云一别后,流水十年间”,他一点悔改的心都没有,还以满眼的桃树桃花喻讽得势的新贵。于是,因“语涉讽刺,执政不悦”,刘禹锡第二次被贬,外放播州刺史。御史中丞裴度为他求情,遂改贬其连州刺史……

  唐敬宗宝历二年,刘禹锡罢和州刺史返洛阳,白居易从苏州返洛阳。二人在扬州初逢,白居易触景生情,替刘禹锡抱不平,宴席作诗“亦知合被才名折,二十三年折太多”,多少有些安慰他的意思。哪知刘禹锡哈哈大笑,诗兴勃发: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”

  转眼,又到了桃花盛开的季节。刘禹锡策马来到玄都观外,信步入门,只见杂草丛生,没了先前赏花的人影。当年满眼盛开的灼灼桃花,如今连树也找不见了。世事变幻,皇帝由宪宗、穆宗、敬宗而文宗,换了四个,因赋玄都观诗开罪的武元衡也被刺身亡多年。当年发配的刺史又奉旨回京,担任了主客郎中:“种桃道士归何处?前度刘郎今又来!”

  以刘郎自居的刘禹锡似乎有些高调地告知世人:压不垮的刘禹锡又回来了。两次遭贬,前后23年,他并没有沉沦,坚韧之中还夹带着一股超脱与豪迈。

  晚年居洛阳的刘、白二人都患有眼疾、足疾,看书、行动多有不便,白居易由是有些颓丧。邙山聚会时,见老友郁郁寡欢,刘禹锡宽慰道:“乐天何以如此悲伤?生老病死,乃天之道耶。况姜太公古稀之年垂钓于渭水,才为上用。”说罢,刘禹锡赋诗一首:

  人谁不顾老,老去有谁怜。身瘦带频减,发稀冠自偏。

  ……

  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

  去世前一年,李德裕回京任宰相,将他咏怀壮志的《秋声赋》寄给刘禹锡。刘禹锡在回赠诗中有句:“骥伏枥而已老,鹰在韝而有情……力将痑兮足受绁,犹奋迅于秋声。”古稀之年的刘禹锡仍自比老骥、雄鹰,想着驰骋高飞。

  一生鼓角长鸣的刘禹锡,于公元842年在洛阳家中永远放下了他的那支生花妙笔。对生活一往情深的他,在秋声中长眠。

  • 上一篇: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 广电总局推荐24部电视剧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